bv伟德体育下载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纠缠by时不待我无弹窗下载 > 第93章 我谈恋爱了

第93章 我谈恋爱了

    夜辰墨今天心情看起来非常好,还时不时的喝酒偷笑,怎么看怎么都有些不正常。

    夜辰墨也没有让两人等太久,眉眼含笑,带着几分得意。

    “今天我脱单了,以后咱们三个就只有一条单身狗了!”

    “脱单了有什么了不起,看你得瑟的……什……什么?你脱单了,什么情况?”

    北辰冥下意识的吐槽,可当他明白夜辰墨话里的意思时顿时差点连下巴都给惊掉了,犹如大白天一个打雷,炸的他外焦里嫩。

    他不会听错了吧,夜辰墨脱单了?

    什么意思?

    谈恋爱了还是结婚了?

    “我谈恋爱了!”夜辰墨挑眉,直截了当的给了众人一个晴天霹雳,言语间透着几分得意。

    “你把薛宝儿拿下了?”

    相比于北辰冥的惊诧,宫千羽要淡定的多。只是一想就知道了到底是什么事儿。

    夜辰墨只是淡淡的勾唇浅笑,也不否认,这就算是默认了。

    “你……你尽然这么快就拿下那丫头了?”

    北辰冥这才反应过来,忽然又恍然大悟的颤抖着手指指着夜辰墨,神色扭曲道。

    “哦……怪不得薛宝儿那么晚回去,原来是被你家伙骗走了啊。”

    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北辰冥鄙视的看着夜辰墨,一脸鄙夷。

    “我就说为什么之前你死活不让我送你去医院,原来你这是去美女那儿上演苦肉计了啊!老二,你真是越来越阴险了,对人家女孩子还耍手段,你真是太无耻了!不就一个赌注嘛,为了赢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宫千羽闻言,墨色剑眉微挑,也有些不敢置信。

    没想到堂堂夜氏总裁尽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演苦肉计。

    不过到底是因为赌注,还是因为女人,这就只有夜辰墨自己知道了。

    被北辰冥鄙夷,夜辰墨也不恼,长腿一抬,翘起二郎腿好整以暇的看着北辰冥,轻哼出声:

    “哼,你有什么资格笑话我,是谁被女人白睡了,一下午都在我那儿哭诉来着!”

    “噗……”宫千羽刚喝进一口酒,猛地被夜辰墨的话吓得,噗呲一下全喷了出来。

    “什么……睡......被白睡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才一天没见吧,一个万年冰山不近女色的家伙成功脱单,另一个花花公子,常年流连花丛中,从来只有他甩别人,没有别人甩他的家伙尽然被人白睡了。

    这世界是怎么了?怎么都完全颠覆了。

    宫千羽觉得他真的需要冷静冷静,幸好他的心脏还不错,不然真的知不道被这两个家伙带来的消息吓得猝死了多少回儿了。

    还好还好,他晚上可以回去找他家亲爱的任晗影,寻求一点儿安慰。

    想到他家的任晗影,宫千羽眼底尽是宠溺和温柔。

    再次提起这件事儿,北辰冥心里顿时更加烦躁。

    “别跟我提那个女人,你们搞搞清楚,是我睡了她好吗?这世道,那种事儿哪有男人吃亏的,是那个女人不懂得把握住机会,瞎了眼,没抓着机会扒着我好吗?我还乐的清静呢!”

    一个跟男人上了床还一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女人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他北辰冥有的是女人喜欢,怎么会喜欢一个这样不自爱,还甘愿给别人做情人的女人。

    是那个女人没长眼,宁愿给别的男人做地下情人也不愿意乘机扒着他,是她傻好吗?

    “哦……是吗?”夜辰墨微微挑眉,眉宇含笑,状似无意的戳破北辰冥的伪装。

    “既然那么不在意,那你怎么会知道薛宝儿回去的晚,难道你真的没有去薛宝儿楼底下守着某人吗?”

    北辰冥微微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

    可刚出口,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是他自己刚才说漏嘴了。

    脸上的惊讶消失,转而露出一抹淡淡的落寞。

    “别提了,还不如不去!”

    要是不去,是不是就不知道杨灿灿和薛正阳之间的关系?

    夜辰墨和宫千羽相视一眼,皆有些诧异,没想到北辰冥这家伙尽然真的去跟踪了一个人,还是个女人。

    ……

    接连几天薛宝儿都是按时上下班,尽量的不与夜辰墨接触。

    或许因为单身的时间太久了,或许是因为上一段恋爱并不成功,让薛宝儿并不知道如何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所以,为了避开夜辰墨,不与他直接对上,薛宝儿总是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与夜辰墨正面对上。

    然而,当真能如了她的意吗?

    不存在的!

    夜辰墨每日总会将薛宝儿叫到办公室,美其名曰是因为他受了伤,没办法吃饭,必须薛宝儿投喂。

    呃……

    没错,就是投喂。

    办公室……

    “都这么多天了,你的手还没好吗?”

    薛宝儿一边百无聊赖的将葱从菜里挑出来,仔细的放在一旁的空盘子上。望着夜辰墨依旧包扎着的双手,有些郁闷。

    这都几天了,夜辰墨每天都借着手受伤的理由让她来给他喂饭。

    而夜辰墨这家伙尽然还十分挑食,葱花不吃,香菜不吃,都得从菜里挑出来。

    不吃就不吃吧,让厨子不放不就好了,这有什么难得,干嘛要让她费这事儿非要从菜里挑出来。

    然而,夜辰墨却一本正经的说,不吃葱花香菜,但是喜欢它们的味儿。

    薛宝儿一阵无语。

    一口吃下薛宝儿递过来的宫保鸡丁,夜辰墨唇角微勾,笑看着薛宝儿。

    “好了!”

    说着,夜辰墨慢条斯理的拆开手上缠着的绑带,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双手在薛宝儿面前晃了晃。

    薛宝儿美眸圆瞪,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又有些愤愤不平。

    “你的手早就好了,干嘛还包的跟粽子一样!还让我给你喂,你这么大人了好意思吗?”

    感情这家伙真的早就好了,还故意瞒着她,让她当了这么多天的免费劳动力。

    说着薛宝儿转身就想要离开,否则,站在夜辰墨的面前,她总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夜辰墨哪里肯让她就这么离开,大手一把将薛宝儿揽进怀里。双手从身后揽住薛宝儿的双肩。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