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伟德体育下载中文网 > 网游动漫 > 羽化九州无弹窗下载 > 0042章:生之欢,死之惧

0042章:生之欢,死之惧

    【你成功鼓舞队伍,观众热情上升,队伍士气上升】

    锁链是囚徒标志,供那些有才华的暴力狂发挥想象。

    亚当甩起来就很华丽,许多从旁边经过的对手,在武器挥空以后,被自己打碎手腕或者脚裸。

    他合起手来抡砸,只要靠着【双手武器102】的数据,就能将锁链打出钉头锤的恐怖威力。

    囚徒们经常在对拼中停下动作,往这边投来惊骇的目光。

    只有卢卡最为淡定,毕竟他曾体会过,带队被木棍揍翻的感觉。

    “继续,先生们。”

    亚当说这话的同时,右手笔直,长剑延伸出去,轻飘飘划破对手喉咙。

    场边观众已经快喊破嗓子,暴力盛宴刺激着他们的神经,好几个挤过护栏,当场摔死。

    就在这种令人失聪的噪音里,场上的囚徒们没有多少人被点燃激情,相反,亚当举手投足间透着寒意。

    打斗者们下意识远离他,可不论在哪个角落……

    骨头碎裂的轻响,剑刃划破皮肤的细腻触感,铁链击打在盾牌或者人体上的不同动静——都会清晰传到脑海里。

    【死斗囚徒】

    【态度:敬畏】

    “很好。”

    亚当能感受到队友们的心态变化,他就是要用这种方式给他们施加压力。

    使其忘却那些鬼哭狼嚎、赌钱下注的观众们,专心对待械斗。

    敬畏自己,敬畏生命,才能从武器中获得力量。

    【剩余敌人:7】

    放眼四周,对手宁愿面对数人围攻,也不敢靠近自己。

    亚当瞅准机会,赶去替队友救场。

    他拽住一节锁链,绷直以后挡住锤击,巧妙卸力并且顺势勾住武器,抡起来砸进对方脸颊。

    【剩余敌人:6】

    “你在看什么,我不能让你活下来……”

    亚当抓起那柄黏满秽物的【生锈短柄锤】,眯起眼睛,在队友惊恐欲泪的表情里走上去,硬生生塞进对方手里。

    空闲下来,还顺带给了一巴掌。

    “好点了?”

    那人呼吸急促,对眼前这个极具冲击力的尸体木讷点头,吞咽口水,并使劲安抚心脏。

    亚当用长剑挑起队友胳膊,冷冷开口。

    “抓紧它,让这东西带你活下去,如果它掉到地上,我就挥剑杀了你。”

    那条胳膊抖了抖,握紧了摇摇欲坠的钉头锤。

    队友眼中含泪地跑开,像是被压迫到崩溃的可怜人抱起武器冲上去,泪水和口涎在充满凄厉的咆哮声中肆意挥洒。

    【剩余敌人:5】

    “好孩子,”

    亚当站在场地中间,单指勾动剑尾。

    “还有人需要点鼓励吗?”

    他像是校场上的冷酷军官那样信步闲庭,叫声甚至隐隐盖过欢呼。

    队友们显得更加卖力,原本还会顾忌某些伤口,或者曾经同桌畅饮的廉价情谊,现在是彻底连着场外观众都一并忽略。

    看台之下,某个男人被场面感染,脸色酱红难褪,撕破衣服抓在手中挥舞,推挤当中翻过围栏。

    阿诺德眯起眼睛,看着那根手臂在木头间折断,然后是旁人呼喊,卫兵推开人潮挤过去。

    抬头环视周围,场面已经难以控制,不少军队开始介入,占领各个拥挤区域。

    娜吉雅曾经告诉他:城里居民娱乐过少,这种情况如果不加改善,沉迷血泪和肉欲的扭曲娱乐现象会越来越严重。

    叫来杜亨,他问。

    “名字。”

    “亚当·白。”

    阿诺德思索片刻,确定在王国附庸以及成名军阀里没有类似信息。

    “白,是哪里的姓氏?”

    “不清楚,他应该不是汉格纳人,腔调不好分,据说是流浪雇佣兵。”

    杜亨站在身后,看向场面上那个甩弄锁链,对周围数千观众视而不见的年轻人,将他对亚当所知的一切尽数奉告。

    “他和这群人渣呆了多久?”

    “两天。”

    “哦~”

    阿诺德扬起嘴角,笑容颇为玩味,慵懒地靠下去,把那颗咬掉半边的青枣在指尖揉捏摩挲。

    ……

    【3名敌人跪地投降,你可以选择宽恕,换取对方的感激。】

    “怎么办?”

    囚徒们聚集在此,把投降者围在中间,等待领头者决策。

    “我此刻,正在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亚当自嘲苦笑,手中锁链配合地晃动几声。

    “所以我从不心疼那些选错的人,何况是两次。”

    言罢,他转身离开。

    囚徒们又把目光投向卢卡,这人跟随亚当,肯定理解这话的深意。

    卢卡垂下眼帘,抬手在脖子上掠过,并未出声。

    死寂,迟疑,挥刀。

    求饶,鲜血,沸腾。

    囚徒们突然发现,这些观众的呼喝是多么苍白无力,如果自己今天倒地不起,被四分五裂地剖开,照样能让他们兴奋。

    这不是荣耀,也不是生存,甚至苟且都不算。

    阳光照射在他们身上,地牢时光太过漫长,远去的人生以及这种微凉季节的太阳似乎像个梦境。

    【战斗结束,投降者死亡,队伍阵亡:无】

    【观众热情上升,队伍士气下降,囚徒忠诚度提升】

    【获得声望:107】

    【竞技赌注分成:无】

    亚当归还钢剑,拖着锁链早已步入通道。

    卢卡如法炮制。

    获胜者们组成队列,把武器抛在地面上,没有抬手迎接赞誉,纷纷背对欢呼,随行而去。

    此刻,他们更期待亚当的表扬。

    ……

    夜宴开在阿诺德领主府邸大厅,竞技大会连续三日,所以每晚都会给贵族们攀谈交际的机会和场所。

    据说,凯茜大人和她的安东维森骑兵没有出席。

    杜亨提前退场,辗转来到地牢附近,抬眼就看到,在牢门前的空地上正燃起大火。

    他凑近仔细分辨,发现十来具尸体在其中逐渐炭化。

    地牢天窗栅栏也不停飘出烟雾,断断续续地融进夜色里,两个看门骑兵还有几个自己手下,都表情复杂。

    当他来到下面,看到架在走道中间那头滋滋冒油的乳猪时,心情也是十分奇妙。

    杜亨接过酒瓶,小心穿过炭火。

    发现那些白天悍不畏死的囚徒们都安静呆在房间里,不少人在进行简单祈祷。

    依稀还有哭声,场面诡异非常。

    “囚徒伙食已经快比得上领主宴会了。”

    叮!

    酒瓶轻碰,亚当笑着开口。

    “没事,我付钱,那笔佣金报酬就应该用来奖励他们这些获胜者。”

    “这里可没有半点庆功宴的喜悦,另外,门口那些尸体怎么回事,不是早就应该丢去喂牲口了么?”

    “哦,我花钱敛的尸,带着这些人做了点祭祀活动。”

    杜亨沉默下来,火苗还在努力使乳猪变得更加美味。

    卢卡缓慢转动架子,生锈接口咿呀作响,成为这里仅有的奏乐。

    用顶尖美食去供养囚犯,不饶恕降者,却又敛尸焚烧。

    杜亨长长呼出一口气,侧头望向身旁。

    “你究竟想干什么?”

    亚当坐在空酒桶上抬抬瓶子,轻笑着仰头喝干,火光透过他在墙壁上留下阴影。

    “地牢已经让他们忘记人类身份、存活的乐趣、欲望被满足的幸福感。希望这个词,是有力量的,能让他们重新体会到对死亡的畏惧,然后拼命活下去。”

    杜亨点头表示理解。

    他觉得旁边这个勾腿微笑的年轻人,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那么简单,对方是否会兑现承诺加入自己?

    算了,只有阿诺德才能控制这种人。

    他回忆起今天会场上,领主在离开前这样说道。

    “如果某天,亚当·白离开泰冈达,不论如何,不计代价,杀了他。”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